2015-11-23 · 思考

喜欢与热爱,以及一个跳槽故事

我相信让我前进的唯一动力就是我热爱我的事业。你必须找到你热爱的东西。

找到一件事,它让你如此热爱,以至于你等不及太阳升起就想把它从头再做一遍,一旦你找到了,你就找到了你真正的事业。

你的时间有限,所以不要浪费时间去重复别人的生活。不要被教条束缚——因为那样你就是在按照别人的想法生活。不要让他人意见的噪音淹没你内心的声音,并且最重要的是,有勇气跟随自己的内心和直觉。它们已经知道了你真正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好学若饥,谦卑若愚。

今天花几个小时读完了「乔布斯的魔力演讲」,这本书主要是以乔布斯的诸多场令人激动人心的演讲为模板,从不同角度分析,教你如何做出真正能够打动人心的演讲。首先要知道的,不是任何关于说话技巧或者肢体语言、着装等等这类外在的东西,而是要清楚的明白,你所演讲的事物,无论是产品还是想要传达的理念,是你自己本身真正所热爱的或相信的,你会因自己所描述的东西带给你的感受激动不已,这样才能把你对产品的热爱传达给别人,才能带来真正激动人心的演讲。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热爱你的产品,那么你给别人讲也是毫无底气的,别人不会被你所打动。

今天来更新 blog 不只为了安利这本书,主要是为了讲个小故事:今年3、4月,我跳槽时期与一家创业公司交流的故事(以下简称 A 公司)。现在回过头来看,我觉得无论是对我自身心态的提升还是对其它公司,尤其是 HR 们,应该多少有点启发作用,所以想把这经历记录下来。

选择公司

今年3月初,由于对当时所在公司计划中的产品严重缺乏兴趣,加上我个人不太喜欢大公司的平台约束,想要换个环境。某天上网发现 A 公司的产品十分对我胃口,Google 到他们的官网,发现坏消息是他们 base 在北京,好消息是深圳区域刚好有个分部,并且在招一个人。查看了他们招聘职位的要求,得知他们对各种技能及经验的要求跨度很广,而我的各种工作经验跨度刚好与他们的要求相吻合,有种 prefect match 的小兴奋感,详细研究一番后发现,该公司的几个创始人均出身于我一直以来特别敬仰的 Google,于是开始尝试给 A 公司官网留下的邮件地址发信,发了一些我对 A 公司产品的建议以及我个人的 profile。

初步沟通

对方反应速度还不错,没几天就有一个技术 leader 通过我邮件中留下的电话号码找到我,聊的还算愉快。聊完后的第二天,A 公司的 HR 来电,说昨天跟我的电话沟通评价还不错,技术leader刚好要来深圳出差,看我是否有空约本周末面聊,我当时立即表示没问题,随时有空。

周末把约会和各种杂事都推掉后,在家宅着等待......然而,周末两天过去了,没有任何人联络我。 又过了4,5天,沉不住气的我主动给该 HR 打电话,询问是否出了什么问题,对方表示可能是来深圳的 leader 太忙了,马上会帮我核实一下。很快,估计是接到 HR 询问电话的 leader 主动打电话来给我,表示了歉意,说这几天一直在各种忙,没顾上约我。我表达了最大程度的理解,硬件行业嘛,工厂与供应链每个都是需要人去频繁来往的。 于是重新约了时间,在离我家不远的 starbucks 见面,聊的各种愉快,最后该 leader 告诉我说由于他们公司自身的一些安排,这段时期马上要举办年会,以及要开一些会议决定招的这个职位究竟属于北京还是属于深圳(......),需要一个月之后才能继续聊,希望我能先别做其它打算,等他们一个月。

然后我就答应了,一方面聊的蛮愉快,另外一方面产品本身和创始人都很吸引我,当然愿意等一等,但同时也向该 leader 表达了我的问题:当时所在公司一直催促我转正(一直拖着没转),因为离职的心意已绝,不想转正,并且如果转正了再离职出来,走流程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我希望能尽快确认下来。该 leader 表示理解,说会尽快帮我确认。

随后在等待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我拒绝了两家主动约我去聊的公司,当时抱着 "这么喜欢最后肯定去 A 公司了" 的心态,就一概放弃了其它选择。

深入沟通

在我等的接近失去耐心的时候,该公司 HR 终于再次来电,约我去他们深圳区的分部聊。

在 A 公司深圳区的分部,先后跟他们的供应链总负责人以及联合创始人之一见面并进行了友好的会谈,依然还是各种愉快,尤其是跟他们的联合创始人,从技术聊到产品,非常投机。(万万没有想到有机会能跟我热爱的 Google 出来的人谈笑风生) 期间聊的兴起,该创始人说出一句“等你入职进来后我们来做.......”,然后坐在旁边的供应链负责人闪现出一丝的尴尬,被我察觉到了,也难怪,其实不应该明显的表露出对我的态度,有可能会影响到后面聊薪酬待遇时作为公司方的谈判筹码,不过这位来自 Google 联合创始人是技术出身,明显不如做供应链的这么有城府也是可以理解的。最后再次跟对方表达了:我需要尽快确认下来,现公司还在催我转正。他们供应链负责人表示放心吧下周五之前肯定给我结果。

HR 介入

这次聊完后,A 公司的 HR 负责人正式介入进来,开始跟我谈待遇问题,我提了我的要求之后,HR表示会尽力帮我争取,第二个礼拜五之前 yes 或 no 一定会给我一个答复。

结果这就是蛋疼的等待开始,第二个礼拜完全没有任何音信,从开始接触该公司以来再次被放了鸽子。 第三周快结束时,我终于忍无可忍,再次主动联系 HR 询问情况。HR 说她还在跟他们的大 BOSS 沟通,因为待遇问题没有谈妥,需要我继续等待。

这时我已经开始严重不爽了,当然,并没有向她表达出来,只是觉得不管同意与否,或者有特殊情况,最起码应该在事先约定好的时间里知会对方一声,像这样完全没有音信,还得我几次主动打电话过去询问才告诉我情况,有点太说不过去了。一系列事情,与之前该 HR 跟我谈时所表达的“我们是敏捷的创业小公司","做事效率高”,“我们也很有情怀”,"....."等等描述完全背道而驰,展现出非常官僚的传统大公司作风。

我不愿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对方,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做各种设想:

种种猜测之余,那段时期心态也蛮糟糕的,当时所在公司的 HR 几次找我聊天希望我尽快办理转正手续,然而我一方面想尽快离职,另外一方面觉得不想因为被我自己的「感兴趣」和「热爱」冲昏头脑,而主动去牺牲个人利益,陷入了深深的纠结。

结局

又过了几周,期间对方来了几次电话,消耗完我仅剩的耐心后,最终给我发来了 offer,我当然拒绝了他们,选择了现在的创业团队,因为对 A 公司彻底失望了,感觉连入职前都遭遇这样种种不靠谱的事情,很难想象入职后会不会有更多不靠谱的事情等着我,我对产品再热爱,对创始人的背景再感兴趣,也无法抵消我对一家公司初步印象给我带来的不信任感。

自我审查与感慨

现在过去这么久了,回过头来审视自己,首先自己很不应该放弃找上门来的机会,尤其在一切还没定下来之前。

其次,那段时期我心态没有调整好,在等待的时间里有点沉不住气,总在各种猜测,又担心是否是因为自己的坚持,而错失加入A公司的机会。但其实我根本不缺选择,在等待的过程中,坚持自己认为合情合理的要求,坐和放宽就可以了,完全没必要那么患得患失。

对于 HR 们,我想说,如果你们为了帮老板帮公司省钱而做各种小手段,我完全理解,那确实是你们的职责所在,无可厚非,但是,做出的时间承诺,请严格遵守,这是做人的起码道德,尊重他人就是尊重自己。That's all.

最后放上开头那段 Jobs 说的话的漫画版。人生中总有些目标,值得全力以赴,共勉。

2015112301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arch Results: